7:老去的孩子们

小说: 查理九世之失落的海底城 作者: 婧香 更新时间:2015-05-19 字数:2774 阅读进度:8/16

三道手电筒光的照射下,骷髅的全身泛着阴森森的青光,早已经没有血肉的眼眶好像黑洞般吞噬着微弱的光亮,眼窝深处倏然蹿起两点蓝火在跳跃!

船长室的气氛瞬间令人难以忍受起来,仿佛只是够待一会儿,就会因缺氧而窒息!

“我猜那个保险箱里,我们应该能够了解到一点情况。”查理向隐藏在挂毯后,露出一角的保险箱望击,“多多,快去把钥匙取下来。”

“还是我来吧!”不待多多行动,亚瑟已经踮起脚尖,从油画顶端取下钥匙,跑到保险箱前,把它插入保险箱的钥匙孔里,拧了拧,保险箱果然开了!

三个男生一起拿着手电筒向保险箱里照去。

黑洞洞的箱子里居然一眼望不到底,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通道!

多多他们弓着背爬进去,保险箱里的四壁像是被强酸腐蚀过一样,锈迹斑斑。

大家弯下腰,一点点向前搜寻,令人失望的是,巨大的保险箱里空荡荡的,他们只在里面发现了一本破旧的书!

墨多多蹲下身子拾起那本书,等拍掉上面沾染的灰监,他赫然发现这居然是一本航海日志!

翻开第一页,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行刚劲有力的字迹:

我是船长巴蒙。这是我离开克莱尔出海航行的第一天。

“这难道是克莱尔爸爸写的航海日志?”多多惊奇地叫道。

“快,往下翻翻,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!”查理用爪子扒拉着多多的手臂,连声催促道。

航海日志被一页页往下翻过,奇怪的是,巴蒙船长的凤记异常简短,整本日记里只寥寥写了几句话:

看到我r志的人啊,在遭遇了那次海难后,我漫长的一生只经历了十五天的时间:

前五天,我从灾难中幸存,金发的海神,摧毁了科学的幻梦;

中间五天,我茫然彷徨,在地狱之船上,寻找最后的希望;

末五天,我衰老死去,金发的海神,将我送回克莱尔的身边,两个勇敢的少年和一个预言家,找到我垂垂老矣的身体,他们即将步我的后尘……他们年轻的生命,将在**间枯萎老去!

所有人的目光最后定格在“两个勇敢的少年和一个预言家”上,多多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,靠在锈迹斑斑的保险箱墙壁上,惊慌地说:“克莱尔的爸爸怎么知道,最后是我们三个走上船来搜救他?难……难道这是本预言日志?”

按照航海日志中所记录的,巴蒙船长在遭遇海难以后,只活了十五天时间就衰老死去了!而现在登上这艘“幽灵船”的他们真的会在**之间老死吗?

墨多多胡思乱想起来,而且越想意志越消沉。

亚瑟赶紧打断他恐怖的联想:“多多,听着,如果这本日志说的是真的,那么巴蒙船长应该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头子,并且在这艘船上等待我们的救援,但现在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……”

亚瑟说得振振有词,忽然间,他发现多多和扶幽同时白了脸,不安地瞪着他的身后,亚瑟急忙回过头,立刻被吓了一跳。

在黑漆漆的保险箱通道尽头,真的出现了一张布满皱纹的老人脸!

多多一惊恐,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……你是谁,怎么会躲……躲在保险柜里?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巴蒙,你们是……海神预言的搜救者吗?”老人的口吻中带有船长的威严,但他已经老得濒临死亡,说话断断续续,有气无力。

“不可能的!”多多剧烈地摇晃着脑袋,不敢置信地叫起来,“巴蒙船长是克莱尔的父亲,顶多……顶多四十岁!你不可能是……”

突然,他想起了克莱尔给他们看的那一沓宛如人间炼狱的照片,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不过是七天而已,一个强健的中年人就变成了一个垂死的老人!天啊,难道航海日志上写的都是真的?难道他们也会步巴蒙船长的后尘?现实摆在眼前,多多不由害怕得浑身哆嗦起来。

亚瑟很快镇定下来,一边打量着巴蒙一边询问道:“请你告诉我们,这艘船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巴蒙船长虚弱地喘了口气:“十五天前,我们遭遇了海……海难,船上大部分……船员都已经殉难。只有一些强壮的年轻人活了下来,你们跟我来。”

说着,巴蒙船长费力地朝保险柜尽头的一个窟窿里爬去。

查理立即追了上去。

“喂,查理,等等我们!”本来还在犹豫的多多和扶幽只得跟上去。

然而,亚瑟却没有动,他若有所思的转过身,缓缓地走出通道,回到船长室,在刚刚那幅油画前站住了。

另一边,多多他们还完全没有注意到亚瑟的离开,紧跟着巴蒙,推开了通道尽头的一堵墙,原来那后面竟然是一间密室。

墨多多拿着手电一照,立刻惊恐地瞪大眼睛,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矮小衰弱的老人,耷拉着眼皮,无神地瞧着他们,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申银声。

“这……这就是船上的幸存者?你不是说只有一些年轻人活了下来吗?他们……他们根本就是快要死掉的老人的啊?”多多心里的不安再度加剧。

巴蒙悲哀地落了下眼泪,难过地说:“他们原本只有十多岁,是我船上最年轻的一群孩子,他们的今天,就是你们的明天……”

多多头皮发麻,后背泛寒,紧紧地抓着手电筒,好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这时,一个蜷缩在地上的小老人剧烈地抽搐起来,仿佛马上就要死掉了。

“多多,他们好像病得很重,我们……先把他们……救到船上去!”扶幽在那个小老人身前半蹲下,将他背起,焦急的喊道。

(Ps:谜题七我就不写了哈!因为是要看图,比较麻烦。)

多多猛然清醒,没错,他们到这艘“幽灵船”的目的可是为了救人!

“汪!”查理一声吠叫,似在鼓励两个小伙伴。

多多和扶幽奋力地背着小老人朝甲板走去。

两个小伙伴来来回回地搬运幸存者,几次过后,都累极了。

“呼哧呼哧……”多多站在甲板上直喘粗气。

等一下!亚瑟怎么不见了?多多抹了一把汗 奇怪地东张西望,他并没有跟着他们搬运幸存者。

不对,应该说从刚刚开始他就不见了,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去那个密室。莫非,亚瑟还留在船长室里?

多多扭头跑进船长室,果然看见亚瑟好像丢了魂一般,怔怔地望着那幅诡异的油画。

多多猛地在亚瑟背上拍了一下:“喂,亚瑟,你发什么呆呀?快点过来帮忙!”

亚瑟回过神,低头问多多: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地声音?”

“奇怪的声音?”多多侧耳听了听,摇摇头,“没有啊!”

“没有吗?可是……”亚瑟紧皱眉头,迟疑地说,“我从看到这幅油画起,就一直听到一个声音,那声音不停地说着,你们很快就要死了……”

亚瑟模仿着那个声音,嗓音低沉,口气阴森森的,听得多多的呼吸一紧,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。

然而,船长事里静悄悄的,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声之外,多多根本听不到什么奇怪的声音。

“亚瑟,你是不是听错了?我什么都听不到啊!”多多拍了拍胸口,稳住狂乱的心跳。

亚瑟揉了揉眉心,提起精神说:“听不到就算了,我们还是先救人要紧!”

墨多多点点头,两人追上扶幽和查理,一起返回密室。

多多与亚瑟各自背起最后两个小老人,扶幽则搀扶着巴蒙船长,一同来到甲板上,医疗船上的救援队员们立刻接手将他们拉了过去。

“幽灵船”上的幸存者终于全部得救了!

救援队员们围着多多他们欢呼起来,赞扬他们是最勇敢的小英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