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零花钱给米总应应景

小说: 付云墨米菁 作者: 腹黑宝宝:爹地别抢我女人 更新时间:2022-01-15 字数:2179 阅读进度:118/119

小米笑眯眯的抬起头,黑亮的大眼珠子亮晶晶的,“妈咪,我今天好开心好开心,要抱抱。”

米菁也被他的话乐的直笑,“好好好,你先去洗洗,洗完我给你抱抱举高高好不好啊?”说着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。

小米笑着点了点头,不过回过身看了一眼对面,门开着,米菁顺着小米的视线看过去,莫如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他也是一身汗水。

头发湿漉漉又慵懒的搭在额头,俊逸非凡的脸上微微泛红,高挺的鼻梁,薄薄的唇,深邃如汪洋的墨眸子,看着米菁的时候,那里面的又多了一份噬骨的魅惑。

米菁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。

视线再往下,半场的衬衫下,六块精健的肌肉散发这最强劲的荷尔蒙气息,宽肩窄腰,一米八几的个头,把他衬托的性感又冷酷。

真真是勾人魂儿的。

米菁这么想着,脸就不自觉的红了。

莫如深几不可查的勾了勾唇。

墨染的眸低闪过一丝得意,看着米菁,慢慢走近。

米菁下意识的后腿,脸上烫的要着了火一样。

强劲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冷冽的味儿,充斥着她的鼻腔,这个男人,就算是出了汗,也没有一分一毫难闻的味道。

精贵优雅的不像个食人间烟火的人。

米菁眼观鼻,鼻观心,强迫自己冷静,不可以,不可以再被这个妖物勾去了魂儿,假的,全部都是假的,他制造的一切暧昧都是假的。

可是,心就像是被他蛊惑的失了节奏似的,跳个不停。

就在米菁以为男人又要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,头顶一声低笑,男人一转身,跟着小屁孩去了浴室,留下米菁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莫如深!

王八蛋!

米菁恨的牙痒痒,但是转念一想,她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对于他的没有作为而心怀不满?为什么会因为他的特意靠近而期待更近一步?

中毒了,一定是这家伙给自己下了毒。

米菁慌乱的拍着自己的脸颊,直到拍的更加滚烫,她低吼着扬天长啸,只求上天长眼能把这个妖物收走。

浴室里的大男子汉和小男子汉给彼此挫着背,听到门外的叫嚣声,不由得举止同步的皱眉。

“莫叔叔,妈咪在叫什么哦?”

莫如深忍笑,“不知道,可能是吃坏肚子了吧。”

小米嬉笑,“那等会儿我出去告诉妈咪,让她别乱吃东西吧。”

莫如深掬起浴缸里的泡沫,点在小米的额头和鼻头上,勾唇笑,“好。”

……

也许是太累了,洗完澡小米就睡着了,莫如深用浴巾包着他,动作轻柔的把他抱上楼,放到床上,亲了亲小东西的额头,眸子里的凉薄此刻已经被父爱的温柔替代。

米菁站在门口看着他。

他转过头,站起身,轻手轻脚的走出来,关上门。

动作娴熟,带着与莫如深这三个字不相符的特点,放佛那个在外界铁血冷硬的帝国总裁,与此刻的男人,根本不是同一个人。

两个人离的很近,米菁不适的侧身离远一点站定,不看他。

想着他该走了。

显然男人并没有那个意思。

他走近她,故意把身体往下压下去,沐浴液的清香尽数落在她的呼吸里。

米菁用手从后面的墙壁上寻找支撑点,声音发颤的看向男人,“你干什么?”

莫如深波澜不兴的盯着她绯红的娃娃脸,暖色灯光洒下来,她果冻般的唇诱惑着他,让他想咬上一口,尝尝其中的美味。

“听说你要开工作室了?”他低声询问,保持这个姿势不变。

米菁腰酸不已,又不想用手去碰触他的身体,只能在心底狂骂,语气尽量显得淡淡的,“莫总有何指教?”

光影照在莫如深魔染的黑眸里,忽明忽暗。

他挑眉,“指教谈不上,如果米总愿意,我倒是愿意抽出点零花钱,给米总应应景。”

那语气里的傲慢和不可一世是他莫大总裁该有的。

唐唐莫氏总裁莫如深的零花钱,呵,恐怕顶得上有些小公司的年收入了吧,米菁忍不住冷笑,有钱确实可以为所欲为。

她抬起下巴,与他对视,眸子里满是挑衅和不在乎,“不必,我们小门小户,不敢与莫总攀上关系,怕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
莫如深眸子如渊,就像一个深邃的漩涡,只消与他对视一眼,就

.

-->>

能将人的灵魂勾进去。

他兴致很好,修长如玉的手指摩挲上她的脸,薄唇微抿,“那是没能力的人才会发生的事情,像米总这样的,我相信,绝对不会。”

说着,他的手指慢慢下滑,滑至的领口处,轻轻挑开。

芬芳四溢,刺激这男人的每一根神经。

他曾经尝遍了她的美味,食髓知味,差点溺死在她的诱惑里…….

米菁感受到男人渐渐紊乱的气息,头顶的目光似乎要灼烧了她似的,她双腿有点发颤,不自然的夹紧,在男人失神的功夫,从臂膀处逃了出来。

她拍着胸口,呼吸着空气,脸颊应该是着了火吧,汤的她头晕晕的,口干舌燥。

“你快走吧!”米菁想厉声的催促他离开,但是一发声,才发觉自己声音犹如低吟般非比寻常,尴尬的想钻进地缝的心都有。

莫如深难得的会心一笑。

他一笑,全世界都融化了。

米菁的心又开始不受控的跳起来。

等莫如深离开,米菁就跑进浴室冲了一遍冷水,她发现她现在只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来浇灭那股火,不过很奏效。

水哗啦啦的流下来,她也冷静下来。

定了阶段性的计划之后,米菁和白七就忙碌了起来,有时候忙到忘记吃饭也是有的,顾凌飞笑米菁,说她就是扑棱蛾子,而且还是喝了鸡血的红扑棱蛾子。

白七跟顾凌飞也熟悉起来,常常和米菁站在一起怼顾凌飞,用她的话说,顾凌飞到的地方,所有寻常人家的正经姑娘都会提着裙子尖叫着四散逃命。

气的顾凌飞直哼哼,他有那么禽兽不如吗,明明是那些姑娘脱了裙子向他猛扑好不好。

.

_sos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