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浩劫余生

第三百四十九章 欲望如洪水猛兽,摧枯拉朽

作者:岐峰 更新时间:2021-12-06

宁哲对于曲项然的回答感到了有些不解:“爱情?你抛妻弃子,跟爱情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流民区夫妻间的结合,大多数都是为了搭伙过日子,他们的繁衍意识,我认为更像是刻在DNA当中的本能行为,不过那时的我不同,我跟思瑶的母亲是自由恋爱。”

曲项然苦笑一声:“我一直认为,学习的作用就是开拓人的思维和见识,提升他们思考的能力,但人类最悲哀的事情,可能也莫过于此。

一个底层人忽然对世界有了认知,成为了一个认清现实的草根,在这种情况下,会怎么样呢?

他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认清现实,但是却无力改变现状的人,当时的我就是这样,我对生活失去了动力,对人生失去了希望,在那个时候,我认识了思瑶的母亲。

她也是一个有文化的女人,我们两个在一起,能让我找到那种在灵魂上发生碰撞的感觉,可以让我们在晦暗无光的生活里,为彼此提供一道光。

可是认知这东西,在很多时候就像是一种诅咒,它会让人迷失,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
进入要塞之后,我的世界观被颠覆了,我见识到了城里人的生活,见识到了这个没有饥寒交迫的世界,从那时起,我就发誓要出人头地,要把我的妻子女儿接进来,过上这种生活。

但这种想法,更像是一时热血下衍生的水月镜花,因为当时的我,根本没有这种能力,残酷的现实让我知道了自己只是一个人形工具,对于大多数只希望自己能活着的流民而言,这是残酷的,因为我认清了事实,却无力改变事实。

在财阀的体系和制度之下,一切好像不该如此,但又好像本该如此,流民注定只能在那个属于他们的天地当中挣扎。

我进入了要塞,但并不代表着我脱离了流民的圈子,于是,我成为了一个见识广阔的流民,而且我还知道了一件事,虽然城外大旱,但是其实要塞并不缺地下水,他们只是把水源优先供应给了要塞人而已,因为要塞人才是真正给财阀提供财富的群体,就连征兵卖命这种事,都轮不到流民头上。

我不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,更知道只有靠自己才能在要塞里出人头地,于是我开始学着让自己活下去。

我从事的工作,是清理地下的污水井,以及进行一些管道的维修,这个工作很危险,因为许多堵塞的管道积聚了大量的沼气,一旦操作的时候有所失误,人就会被闷死在里面,然后没人去打捞尸体,死去的流民,将成为垃圾的一份子,最终腐烂成淤泥。

在流民区的时候,我因为自己可以比其他人多领到一张豆饼,而感觉人生充满希望,可是当我在要塞的灯光雨雾,车水马龙当中,依旧从事着低贱的工作,看着有人乘坐宝马香车,身边美女围绕,出入众星捧月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手里的豆饼逐渐没有了味道。

后来我在一个富商家里看到,原来豆饼这东西,其实是喂猪的。

当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别人是人,我也是人,别人会死,我也终将离去,既然大家的结局都是一样的,那我为什么不大胆一些,让自己这有限的生命过得精彩一些呢?

于是,心态发生变化的我,在一次需要有人从事危险工作的时候,主动请缨,然后借着那个机会钻进了地道,直接从另外一处逃离了地道,然后以一个没有正式身份的流民之身,混迹在了要塞当中,那时候的我,人生没有目标,做事没有下限,只想不惜一切代价的往上爬。

对于我那几年的生活,我曾以为那该叫做孤者无畏,但其实有四个字更加贴切:恶债累累!

同样的,经过血腥的原始资本累积,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饱受欺凌,做着最辛苦的工作,拿着最微薄的薪水,被人呼来喝去,当成动物一样使唤的流民了。

那时候曲项然这个名字,已经在某些领域有了一些名气,我自认为已经功成名就,在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的时候,精神世界开始变得空虚起来,也开始思念我的家人,于是,我便开始想着把家人接到要塞里面来,即便倾家荡产,我也在所不惜。”

“失败了?”宁哲听完曲项然的一番话,对于他的鄙夷已经没有那么严重,因为他能理解曲项然的话,也知道要塞人想要把流民区的人弄进来有多困难,这件事绝对不仅仅是有钱就能解决掉。

没想到,曲项然却给出了一个让宁哲始料未及的回答:“不,我放弃了。”

宁哲没转过这个弯:“放弃?”

“嗯,放弃。”曲项然点点头,端起已经不那么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:“你或许不知道,黑马公司并不是我一手创立的,而是一个存在了很多年的大公司,只不过当时它的影响力仅仅存在周围的几个要塞当中。

当时我为了把思瑶和她妈妈接进城里,就通过关系找到了当时黑马公司的大公子扈承业,想要通过他来办这件事,当时为了巴结他,我每天都跟他混在一起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扈承业的妹妹扈歌。

扈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最开始的时候,我只把她当作扈家大小姐,处处尊重,以礼相待,没想到当时扈歌却对我发起了追求。

我那时候虽然有了一点资本,但是跟扈家相比,差的太多了,一旦我能入赘扈家,那么未来的前途将是无比光明的,于是在一个夜晚,微醺的扈歌问我愿不愿意娶她,我点头了,而且对他们编造了一个谎言,说我是一个从其他要塞逃来的犯人,没有身份,也没有家人。

当时扈歌的父亲很反对这门亲事,但架不住扈歌总去家里闹,还有我通过表现出来的伪装,最终如愿以偿,成为了扈家的女婿。”

宁哲很诧异,没想到曲项然这么一个风云人物,居然愿意把自己最龌龊的一面,就这么展露给他:“始乱终弃,这才是你放弃小渝母女真正的原因?”

“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告诉你,爱情并不可靠的原因!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童话,我不想为自己开脱,我放弃她们母女的原因,就是因为自私,想要成为人上人。

当时我入赘扈家之后,接触到了我从未见识过的领域,也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欲望如同洪水猛兽一般,摧垮了我的信念,也填补了我空虚的灵魂,那时候的我,权欲心已经极度膨胀,开始在黑马公司内节节高升。

仕途上的顺利,让我认为自己是脚踏风云变幻,当为乱世黑马的天选之子,于是我一手组建了黑马卫队,带着他们四处奔波,为公司攫取利益,还在一次探寻旧世界遗迹的时候,找到了光刻机和芯片制作的技术,让黑马公司彻底腾飞,开始了扩张之路。

我自认为是一个有心计的人,掌握了芯片技术以后,我始终将核心技术握在自己手里,当我在黑马公司的地位,已经无人可以撼动的时候,我决定对扈家人摊牌,告诉他们其实我在城外还有妻女,并准备把她们给接到要塞里面来,以我当时对公司的贡献,就算他们对我再不满,也无法奈我何。

可是就当我准备摊牌的时候,变故又再一次的发生了。”

上一章 充满血与泪的尘封往事主目录下一章 不拘一格降人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