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清算

小说: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: 暮君卿 更新时间:2021-10-20 字数:3176 阅读进度:24/30

几日后,从小玉清府傲兰居醒来的洛桑已然是换了一副模样,当日的疯魔症状已然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往日清冷而不可一世的尊容。

说实话,对于沐予点穴这件事情,她确实是应该感谢他的。也怪自己因为愧疚丧失了理智,好在思绪已清,现如今要解决的,是眼前这个女子。

“我见伊怜,真乃绝色佳人也。诚然本座委托你护着之韵,也是本座给了你机会让你动了凡心。可我问你,之韵何辜,你便是这么以爱之名义行不义之举的吗?如今之韵已为将臣宿主,这下,你可满意了?”

洛桑抬起伊怜的下吧,冷然开口道。没想到这个名叫伊怜的地仙听了这番话之后,非但不愤怒,反而发出了凄惨的笑容。

这样的笑,配上她鲜红的衣裙,到让人有些不寒而栗。

“哈哈哈,真正虚伪的人,是你洛桑!”伊怜看洛桑的眼神,狠辣而愤怒。

“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资格在这恬不知耻地指责我,若不是你刻意隐瞒,会有接下来的一切?若不是你让我去看顾之韵,我会对他产生感情?若不是你,后面这一切都不会发生,所以,归根结底,这罪魁祸首,还是你啊,我的上神!”

伊怜鲜艳的红唇慢慢凑近了洛桑的脸颊,从刚刚的激愤慢慢地转变为了得意。好像是终于寻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,说话间已经变得很坦然了。

“怎么办?我竟然觉得你说的好有道理!”

洛桑用手缓缓扶起伊怜,没错,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始终都是自己,一切的罪孽终究是要自己去偿还的。可,一码归一码,该讨的债还是要讨。

“我有错,你的罪也不轻。不如我俩一同入轮回道,来给之韵赎罪吧!”说完,洛桑还不忘把玩一下伊怜额前的秀发。

“你……你这个个疯子……我不去,要去也是你一个人去”伊怜瞧着近在眼前的洛桑,都说这位上神是出了名的冷心冷性,乖戾无常,她真的会这么做吗?

“怎么,舍不得自己神仙的身份还是修为?没关系,我现在替你废了它好不好?这样,你就可以了无牵挂地去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不多时,一声惨叫几乎传遍了整个玉清天。眨眼的功夫,伊怜的修为就被洛桑抽取了个感情,洛桑握着手里淡红色的光珠,好生嫌弃。

“扔进碧池喂鱼,太脏了,得好好洗洗!”

“你……竟敢私自处置带有仙籍之人,天帝…不会放过你的…”伊怜虚弱地躺在地上控诉。

“是吗?比起谋害上神的罪名,我处置区区一个地仙,就算是天帝,又能奈我何?你的账暂时清了,洛华的帐,本座迟早会一并还给她。”

伊怜顿时明白过来,原来洛桑清还记着这个,当真是睚眦必报。

“所思,送她去轮回道!”洛桑懒得多言,准备起身就走,可是所思却在一旁踌躇,似乎有点难为情。

“师父,你忘了吗?前几天,冥府被您拆了,冥王大人没地方住,已经来找天帝报销了。”

“有这回事?他活该吧!”洛桑满不在乎道。

“那她……”所思上前询问。

“天帝不是有仙牢吗?借来使使!”所思撇嘴,你以为仙牢是你家,想借就借?叹了口气,所思带着伊怜,准备去找敖棪开后门。

“等等,洛华那厮在哪?”洛桑叫住了所思问道。

“您在家这几天,洛华公主已经搬去二殿下艮卯的府邸,说是二人婚期将近,洛华公主要去天宫学习礼仪,为一月后的大婚做准备。”

“她不在金翎凤族待嫁,倒是火急火燎地搬去了天宫,就这般急切吗?还有,这婚期也太快了点吧。”怕是担心自己找她算账,所以得赶紧找一个好靠山呢。脑子倒是转的快!这样,自己找他算账确实是要费一番功夫。

毕竟是天帝的胞弟娶亲,如此慎重也是人之常情。若是此时对未来的天妃动手,自己会变成众矢之的也未可知。

“短时间内,还真是动不了她,怎么办呢?”就在洛桑一筹莫展的时候,所念带着一封请帖走了进来。

“师父,天宫请帖,二殿下艮卯邀您共赴玄翊宫家宴,您去不去?”洛桑一手接过请帖,送上门的机会,不去白不去。

“来人,更衣!”

原本还想着厚着脸皮去找一下沐予,现在看来大可不必。洛华,你以为主动出击就能一击毙命?若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那就不好说了。

“之韵,等我算完天宫的帐,自会去人间寻你赔罪!”左右冥府还未修缮完全,之韵转世也需要时间,她就再等等,徐徐图之。

到了夜晚,洛桑身着一袭浅蓝色素裙,裙摆和袖口上面还绣着绽放的兰花,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,头上依旧别这沐予改装过的凤翎,耳着冰莲坠,周身仙气缭绕,给人一种出尘飘渺之感。

“上神,请随我来!”洛桑带着所念递出请帖,不一会儿便由着几个仙侍引领去往一个叫华苑的地方。

“这华苑真是复古别致,怕是与我家那位堂妹的性子不大符合吧!”

不用想也知道,这华苑定是艮卯那个软萌给洛华修建的,只是他这位堂妹一向奢华张扬惯了,庭院被这么布置,她能接受?

“噗……上神惯会说笑……”那仙侍一听,内心里倒是发出了赞同的笑容。

确实,他们未来的天妃第一眼看见这殿宇时,是说不出的不悦和厌弃,只是当时殿下在一旁,她也不好发作。

“小玉清府,洛神到!”

洛桑一踏进华苑内殿,原本觥筹交错的场面瞬间如潮水退却般安静,众人一道给洛桑施礼,洛华照例回过。落座期间,倒是听到了几舌头闲话。

“瞧见没,前不久才在人间成了亲,夫婿还死了,自我作贱,舍她其谁。”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小仙说道。

“凡人所生,卑贱之躯!”随后,几名仙者附和道。

所念愤怒得正要上前阻止,却被洛桑一把拦住,自顾饮酒。而宴会上的东道主艮卯和洛华俩人像是没听见一般,亲昵地抱着小狸玩耍。只是洛华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容却没有逃过洛桑的眼睛。

“微末伎俩,终是上不得台面!”洛桑同所念讲道。

偏偏那位蓝衣小仙还在喋喋不休,惹得洛华的亲族长辈都纷纷投来不悦的目光,好歹洛桑也是他们两族的族长,这是非要在天家面前丢尽颜面吗?

“就她那种货色,我……”岂料他话未说完,便被一股仙力封住了喉咙。

众人望过去,门外的沐予一袭素银华服,玉冠横束,面若昙花般清冷,眼若琉璃般灿烂,只是这灿烂的眼神里常年浸染着上位者的气息,因而带有霸道之感。

洛桑看着这样遗世独立的沐予,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,感觉似乎有好几万年没见他一样。

沐予见洛桑发愣的样子,眼底流露出一丝狡黠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这招美男计果然有用啊。

“不会说话就闭嘴,尊神之名,岂容一介鸦仙玷污。”一旁随行的文曲和敖棪一同摇了摇头,凤族这下怕是有苦头吃了。

“小仙知错,望天帝恕罪。”同鸦仙说话的众人见势头不对,立马跪下求饶。倒是沐予身边一袭黑衣的冥王拍了拍沐予的肩膀说道。

“就是来蹭个饭而已,火气别那么大嘛!”

“是,师父!”沐予乖巧说道。

“噗……”洛桑一口酒喷了出来,“这玩意儿,你师父,君莫不是脑壳有包?”沐予好歹佛道双修,竟然拜了这么一位黑疙瘩为师。

说着,洛桑还不忘站起来伸手探了探沐予的额头,确定他没有胡说之后,对着沐予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有眼光,认这么一位师父,神界还能稳如泰山,勇气可嘉!”

“小姑娘,火气别那么大,你都把本座房子拆了,就别再挖苦本座的徒儿了!”这时,冥王开口摇着扇子开口道。

“闭嘴吧,你个无情无义地中年老男人,之韵的账,还没给你算呢。”

冥王哑然,他?中年老男人?好歹自己也曾经是这么俊逸无双是美男子,怎么到头来还名声不保了。

洛桑的话不偏不倚一字一句地撞进了沐予耳朵里,原本众人以为沐予该生气了,可他却愉悦地笑了起来。

“难得看师父吃瘪,实在不想同情你。”

众人竖着耳朵一听,这话好透心凉啊。看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,主位上的洛华不愿意了,今日明明是她的主场。

“陛下,时辰不早了,众仙家还等您落座开宴呢!”

https://www./txt/139230/41369236.html